許知檸陸忱第4章

-

他的吻炙熱而洶湧。

知檸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要往後退,但他的手掌很快覆在了她的腦後,冇有給她半點躲閃的機會。

知檸不得不將手抵在他的胸口上,眉頭緊緊地皺起。

在她的呼吸都快上不來的時候,陸忱終於將她鬆開了一點。

“你……”

知檸開口,剛說了一個字,他已經再次封住了她的嘴唇,手更是直接將她的領口一把扯下。

他太過於急躁用力,上麵的釦子都直接崩落在地上。

知檸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但那聲脆響倒是讓陸忱的理智回籠了。

他強迫著自己將他們之間的距離拉開,但手還是扣著她的腦袋,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她。

他太過於粗暴的原因,她的眼底裡還有一圈被他逼迫出來的淚花,嘴唇紅腫,愣愣地看著他。

陸忱的喉結忍不住滾動了幾圈,過了好一會兒後才啞聲說道,“我是不是……嚇壞你了?”

知檸這纔回過神,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她那樣子,讓陸忱的呼吸越發急促了,但他控製住了自己,隻低聲問她,“你不討厭我,對吧?”

似乎冇有想到他會這麼問,知檸的眉頭明顯皺了一下,然後又搖頭。

“那你為什麼要躲著我?”

陸忱覺得自己現在纔像是一個孩子,將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栓在了她的身上,她稍有一點情緒起伏他便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嚨般,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此時聽見他的話,知檸的眉頭頓時皺的更緊了,那放置在他衣領上的手也一點點收緊,手指關節都是一片蒼白。

陸忱低頭看了一眼後,很快將她的手覆住。

“不管怎麼樣,你以後不要躲著我,知道麼?”

“哦。”

聽見她這聲回答,陸忱這才滿意地笑了,指腹擦過她的嘴唇,喉結輕輕滾動著。

“現在可以擦藥了麼?”知檸問他。

陸忱一愣,嘴角隨即勾了起來,“嗯,可以。”

他很快轉過身,那沾了消毒水的棉簽就按在了他的傷口上,帶來微微的刺痛感,但他並不在意,隻轉過頭看著許知檸的反應。

她正認真的看著那道傷口,眉頭緊緊的皺著。

“疼嗎?”

注意到他的目光,她問他。

陸忱一動不動地看著她,“嗯,很疼。”

這回答倒是讓知檸有些無措了,正要問他要不要換個人時,陸忱卻拉著她的手,按在了他的心口上,聲音低沉中帶了幾分委屈,“不是傷口疼,是這裡疼。”

“許知檸,你以後不要不理我了。”

隔著衣物,他的體溫從掌心下傳遞過來,伴隨著他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知檸的手指有些僵硬,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點了點頭,“好。”

……

一個晚上很快過去。

陸忱醒來時,外麵的天已經亮了。

他睜開眼睛的第一瞬間是看向自己的身側。

然而——空空如也。

他的臉色頓時變了,人也直接下床!

他甚至連鞋子都冇有穿,一邊叫著她的名字一邊衝出了房間。

“許……”

在看見廚房中的人時,他的聲音戛然而止,隨即上前,將她一把抱住!

第706章堵

知檸手上還端著咖啡,被陸忱這一撞整個人差點直接摔了下去,滾燙的咖啡從杯子中溢位,落在了手背上。

此時剛一踏上,那些記憶便如同潮水般洶湧而來。

她又繼續往前走了幾步,前方幾個大字清晰可見——橋江公寓。

知檸又看向了不遠處的公交站。

那一刻,她彷彿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揹著大提琴,低著頭走入人群中,在公交站前安靜地等待。

然後,“那個人”好像注意到了自己的目光,朝她這邊看了過來。

兩人的眼睛對上,知檸的身體不由一震,隨即往後退了兩步!

她看見了,那個人長了一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

那是……從前的她。

手還冇有殘廢,一心想著去國外實現夢想的她。

也是被他藏在這公寓中,見不得光的她。

後來呢?

後來……他母親發現了他們的關係,將她帶到了宅子中,她的手被生生折斷。

然後,他跟彆人結婚了,她帶著好不容易痊癒的手在台上親自給他們演奏。

再後來,許詞出事,她當著所有人的麵給他跪下,求他救許詞一命,但是……冇有用。

她是如此的無能,無能到最後,連她自己的孩子都冇能保護住。

就在這條街上,她失去了擁有的最後一樣東西。

知檸跌坐在了地上,手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腦袋。

這就是她的過去。

他們的過去。

酸澀、痛苦。

而後,夢裡那個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她不應該愛陸忱。

他也許是……對的。

她怎麼能愛他?

但很快的,知檸又想起了另一個畫麵。

在m國,在一次次的死亡邊緣,他那緊緊抓著自己的手。

以及那一年,慕唸的人堵在了她大學門口。

在驚恐和絕望中,是他出現,將那些人攔了下來。

她飄飄搖搖的人生,是他給了她一個停歇的港口。

以及在她寄人籬下的戰戰兢兢中,是他伸手,給了她一塊巧克力。

嘗過太多苦的人,隻需要那一點點的甜,便能赴湯蹈火。

遠處,太陽從雲層中破開,周圍的人也開始多了起來,在經過她身邊時,都會忍不住將一兩秒的目光放在她身上。

但又很快轉開。

在這繁忙的城市中,人們都冇有那麼多的時間去關心一個陌生人的情緒和悲傷。

直到那身影突然一晃,在所有人的視線中,直直地倒了下去。

……

楊寧推開辦公室的門時,最先聞到的是濃重的酒精和香菸的味道。

他的動作一頓,但也顧不上那麼多,直接上前敲了敲休息間的門。

“陸總,您在嗎?”

“太太出事了!”

第713章怕是死刑

在j國那所醫院被查封之前,陸忱先查到了關於許知檸的“治療”資料。

她在那裡過的每一天,每一次“治療”都是怎麼過來的,他昨晚看了一遍又一遍。

香菸和酒精都無法抑製他的憤怒和痛苦,他心裡不止一遍地想——他還是讓那個人死的太容易了。

應該將那些他加諸在許知檸身上的痛,全部讓那個人嘗一遍再讓他去死纔對。

可是他又明白……那又如何?

哪怕現在自己做的再多,也是於事無補。

傷害已經造成,刻在了許知檸的身體中,可能這輩子都無法痊癒。

就好像現在,他隻能坐在她身邊看著她,什麼都做不了。

她是在橋江公寓那邊被髮現的。

而她為什麼會去那裡,他比誰都清楚。

她痛苦的最根源是什麼,他也知道。

因為知道,所以才更無力。

不知道過了多久,床上的人終於醒了。

陸忱的身體一震,隨即挺直了腰板,定定的看著她。

“許知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