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長大後我娶你,你給我生寶寶第7章

一般人麵試是見不到aaron的,但她麵試的是總裁助理。

真人,居然比視頻上還要好看。

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男人高挺的鼻梁微微翕動,在空氣中不可思議的仔細嗅了嗅。

香,好香,許久冇有聞到這種純正的蓮花血香了。

他抬眸,直視眼前的女孩,一雙犀利的眸子居然是深邃的燦金色。

孟驕陽被這探尋中充滿壓迫感的眼神看得一怔,貓眸須臾就恢複了平靜,坦然迎上了他的目光。

“簡單,介紹一下自己。”

男人偏冷的嗓音響起,依然不偏不倚的直視著她。

女孩微揚起下巴,清甜乾淨的嗓音徐徐響起:“我叫孟驕陽,魔都外國語大學,今年讀大三……”

男人的目光落在人事部列印的另一份資料上,看到了一行簡曆上冇有的內容——

三年前,帝都的高考文科狀元。

修長的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麵,唇角勾起一抹饒有興味,似乎在思索:

“今年多大?”

“19.”

年齡,倒是對上了。

男人再次端詳她。唇角勾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那張嬰兒肥的小臉和那雙不靈不靈的大眼睛,和記憶中那張粉糯糯的小包子臉漸漸重合。

合上她的簡曆,冇有再看。

“做我的助理,不但要處理檔案,跟我出差,還要做一件事,就是照料我的寵物。”男人的嗓音冇有方纔那麼冷了,聲線猶如大提琴般蠱惑低沉。

寵物?

孟驕陽這纔看見男人辦公桌上放著一個透明的器皿,裡麵是一條拇指粗的黃金蟒。

“是給它鏟屎嗎?還是?”女孩探尋的望著小蛇。

男人的唇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緩緩道:“鏟屎,餵食,還有每隔半個月,用溫水給它擦拭一下身子。”

“好。”

男人的眼眸閃過微微錯愕。

“不怕嗎?”

“不怕。”

陽光下,小蛇的鱗片金光閃閃,女孩微微俯身,手指隔著玻璃,輕輕觸了觸它,那雙琥珀色的貓瞳剔透明亮。

之前來麵試的女孩們看到這條蛇無不嚇得花容失色,因為這條小蛇彆看小,但凶得很,從前見到陌生人,都要隔著玻璃對著他們哈氣,露出鋒利的獠牙。

可今兒就是奇了怪了,看見她就乖得不得了,不但冇有張嘴,還隔著玻璃,用腦袋討好的蹭了蹭她的手指。

“為什麼?”

男人不知何時已來到她身邊,嗓音溫雅低醇。

聽著耳畔近在咫尺的聲音,孟驕陽耳尖微微一紅。

“蛇很可愛啊。”

她不怕蛇。

因為兒時旅遊走失時,蛇救過她,帶著她采野果,喝溪水。

現在回想,那條應該不是蛇,而是森蚺。

男人盯著女孩細膩白皙的脖頸,眸色變得晦暗。

直到女孩清亮的嗓音響起:“請問,做您的助理,還有什麼要求嗎?”

他回神,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回去,等通知……”

“哦。”

孟驕陽懊惱著,為什麼冇有按照網上的套路,直接問他什麼時候過來上班。

她拿起隨身的包,看著男人轉身回辦公桌,忽然不確定自己能留下來的機率。

將走的時候,她鼓足勇氣:“可以給我一張你的名片嗎?”

男人埋頭處理公務,冇再看她。

“桌上有,自己拿。”

孟驕陽拿了一張,就走了出去。

卻不知,在她走後,男人抬頭,金色的眼瞳裡眸光璀璨,精緻冰冷的麪皮上,好看的唇角徐徐勾起。

有什麼,比媳婦兒自己找上門更刺激的事嗎?

世界上有這種血液氣息的人不多,所以眼前的人應該就是她。

那個小不點兒……

十三年前,當他還是條叢林巨蟒時,有一天,外出覓食,卻聞到一陣誘人的甜甜血香。

他循著香氣過去,卻發現居然是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就那麼屁大的一點。

吃了還不夠塞牙縫的。

他正準備朝她張開血盆大口時,小姑娘也看見了他,大眼睛裡全是淚花花。

看到一條碗口粗的大蛇朝她遊來,居然也不害怕,委屈巴巴的問:

“大蛇,你有吃的嗎?嗚嗚,我好餓呀……”

蛇:???

大蛇望著眼前可可愛愛的小姑娘,肉鼓鼓的包子臉。一雙水汪汪的貓眸此刻透莫名著可憐,不知道餓了多久了。

莫名就對她心軟了。

大蛇用硬邦邦的蛇頭蹭了蹭她香噴噴,軟乎乎的小包子臉,對她說:“我可以給食物,不過,你長大後要做我媳婦兒。”

她身上的血香對他的修煉有大有裨益,不吃她,把她留在身邊也是一樣的。

看到一條大蛇開口說話了也不覺得奇怪,小姑娘眨巴著一雙黑瑪瑙一般的葡萄眼,望著大蛇問:“什麼是媳婦兒?”

大蛇湊到她耳邊:“你長大後我娶你,你給我生蛇寶寶。”

此後,它讓她一直跟在它身側,帶她去喝水,覓食,有時還給她帶些食物。

十幾天之後,森林裡來了一架直升飛機。